第一章

作者:墨子靜 | 發布時間:2019-03-24 15:33 |字數:2218

    京州王府。

    王府大門前高高的玉砌臺階下,停著十數頂轎子。威嚴厚重的鎏金牌匾下,府內的侍從不停地將一位位醫師模樣的人迎進送出。

    亭閣林立,水廊曲折,山石嶙峋的王府花園,丫鬟仆從們急匆匆的穿來過往,不復往昔的清幽雅致。

    隱沒在一片青綠竹林中的蒼寂園,因為其主人的愛靜,向來是整個王府中最為人少的院落。可是今日,不僅房中被圍得水泄不通,就連園中也站滿了三兩成群,低聲議論的大夫。

    一個十四五歲,一身素潔雪緞的清秀少年突然沖進院子,掃一眼園中的情形,好看的劍眉微微皺起,抬腳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父親,辰奐到底怎么了?”少年看著床前擠成一團的大夫,問一臉沉靜地坐在窗下,身著紫金蟒袍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這個中年男人,就是京州四大鎮守王之一的鎮南王,辰南天。聽到耳邊的問詢,他回過神來,轉頭看看白衣少年,問:“弘兒,你何時回來的?”

    “剛進門,就聽過說辰奐出事了,到底怎么回事啊?母親呢?”辰弘急急地問。

    辰南天嘆了口氣,眼神變得有些空洞,道:“辰奐中了奇毒,你娘一時著急,昏了過去,已經讓人扶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”辰弘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此時,床上的青衣少年在眾多大夫的輪番折騰下,終于皺了皺英挺的劍眉,緩緩睜開烏黑的眼睛。短暫的迷茫過后,他側過蒼白俊逸的臉龐,看向床側,深邃的眼眸瞬間變冷,抿起毫無血色的薄唇,冷聲喝道:“都給我出去!”

    大夫們齊齊一愣,因他終于醒轉的喜悅笑容僵在了臉上。

    “康偉,志誠,送各位醫師到前廳等候。”深知自己兒子的脾氣,辰南天吩咐站在門外的兩個侍衛道。

    大夫們一聲不響地退出了隸書院,辰南天和辰弘來到床邊,看著床上少年蒼白而又冷傲的臉,“奐兒,你感覺怎么樣?”辰南天問。

    “煩。”辰奐皺皺眉頭,“天元和迪青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,我去叫。”辰弘轉身來到門口,將園中那兩個哭的梨花帶雨的丫鬟叫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兩個丫鬟站在床側,一臉的擔心和自責,好像辰奐中毒全都是她們失職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擦地,通風。”辰奐看也不看她倆,纖長蒼白的手撫上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兩個丫鬟立馬一個打水擦地,一個將室內的窗全都洞開,拿著一柄碩大的竹葉編制的扇子到處扇風。

    看著辰奐這個樣子,辰南天心中默默嘆氣,說起來,他現在這冷傲的性子,也都是他寵出來的。

    自他出生,分外可愛的相貌就讓他和夫人格外的喜歡,漸漸長大之后,文才武略更是彰顯天賦,卓爾無雙。

    可能是一向被疼寵慣了,身邊又沒有可以與之匹敵的,十二歲的他就冷僻孤傲,對外人冷漠也就罷了,可是對他的親生妹妹辰瑩竟也愛搭不理的,整個王府之中,能稱得上和他比較親近的,只有長他三歲的辰弘。

    月前,名揚洲南的他受朝中五皇子姬傲之邀去國都盛泱游玩,三日前怏怏不樂地回來,辰南天還未來得及問他出了什么事,不想他突發中毒癥狀,整個王府才陷入了如今這一片忙亂之中。

    帶著竹葉清新的空氣灌進室內,辰奐的眉頭展開,轉頭看向辰南天,問:“父親,我還有的救嗎?”

    辰南天眸色沉了沉,道:“當然,你好好呆著,不要胡思亂想。”

    王府大廳,辰南天坐在主座上,辰弘站在他身側,兩人看著滿廳皺著眉頭竊竊私語的大夫,心里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少時,辰南天清了清嗓子,廳中頓時安靜下來,“諸位,本王愛子所中之毒,可有法解救?”

    廳中眾多大夫面上都顯出慚愧之色,面面相覷一番后,還是王府的醫師扁易走上前來,行禮道:“啟稟王爺,屬下實在慚愧,小王爺所中之毒,真是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適才屬下與各位同行研究半天,也只得出暫時壓制毒發之方,至于徹底清除毒素,屬下們實在是無能為力。”

    辰南天心下一沉,這個醫師原是京州皇宮里的御醫,自從跟在自己身邊之后,就沒有過治不了的病,解不了的毒,難道,真的是天妒英才嗎?

    “王爺,宮中的御醫總管趙勾起趙大人從醫數十年,治愈過無數的疑難雜癥,對解毒也有一定的研究,王爺不妨派人將他火速請來,或許能救小王爺。”扁易建議。

    辰南天點頭,如今,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夜晚,辰弘獨自倚在水廊上,一襲白衣在月光的籠罩下散發出淡淡的清輝。看著月亮的影子投在湖面,隨著粼粼波光一層一層的扭曲著,他輕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仰頭,想起這半個月在外面游歷的生活,他嘴角泛起一絲微笑。多好啊,到處是歡聲笑語,每一張面孔都是那么鮮活,每一頓飯都顯得那么彌足珍貴,一只兩文錢的糖葫蘆,就能換來燦如明月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相較之下,在這繁華的高墻深院之中,每日錦衣玉食,無所事事的日子,真的是猶如尸位素餐,無趣極了。

    他微側過臉龐,目光投向湖對面那片在月光中淡暈出一片陰影的竹林,想起那里面的人,心中,又泛起一絲酸澀和沉重。

    辰奐是冷漠孤傲的,這個事實,整個洲南的人都知道,然而,他為何會這樣冷漠孤傲的原因,卻只有他了解。

    那是對這種尊貴卻無趣生活的一種叛逆,與其說他對身邊的這一切都不感興趣,倒不如說他志不在此。他的冷漠眼神背后,總是跳躍著一絲狂烈的火焰,尤其是談起京州的政治及鎮守王之間明爭暗斗的時候。

    如今,他身中奇毒,生死難料,作為哥哥,他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,沉重的無力感幾乎壓的他要透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弘哥哥。”嬌軟的嗓音如夜風一般輕拂而來,打斷了他的深思。

    辰弘回頭,十歲的辰瑩靜靜地站在那邊看著他,玉白的小臉上,一雙烏眸亮如星子。

    “瑩兒,這么晚了不在房里,跑出來做什么?”辰弘淡笑問。

    辰瑩側頭,對身后的兩個隨侍丫鬟道:“你們倆去那邊等我。”兩個丫鬟應喏,回到水廊盡頭的岸上。

    辰瑩走到辰弘身邊,小小年紀,行動之間卻全是一派風雅之姿,“弘哥哥,奐哥哥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辰弘笑道:“還好,今天怎么沒有去看他?”
回應 回目錄 上一章 下一章
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