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

作者:冉夏寧 | 發布時間:2019-09-09 17:46 |字數:1591

    侍其沁嵐在梁邱家的客房中悠悠醒來,卻見床邊站著一個面若冰霜的陌生男子,頓時戒心驟起,抓起身上的被褥就往男子身上甩去,那力道,根本不像一個深閨千金所有的力道。

    男子也不敢示弱,轉瞬之間就將腰間的佩劍抽出,寒光一閃便將那被褥劈成兩半,被褥還未落地,侍其沁嵐就抽出腰間軟帶,輕輕一抖,軟帶就成為一根堅硬無比的長棍,毫不猶豫就向男子招呼過去。

    “侍其小姐手下留情。”門外飛進來一塊玉闕,將侍其沁嵐的長棍打脫了手,長棍剛脫離侍其沁嵐的手就變回了軟帶,飄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本宮手下莽撞,若是沖撞了侍其小姐,那本宮待手下給侍其小姐賠個不是。”來人正是霧珉宇曦。

    “太子?”侍其沁嵐曾經跟著外祖父入宮參加宮宴,自是認識。

    “侍其小姐,你姐姐似乎正在找你。”霧珉宇曦看著面前這個滿眼戒備的女孩,笑了笑,他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勇猛的女子,這個朝代習武的女子雖不多,但是他作為太子,自己手中便有一個女子組成的暗衛隊,但是她們都是選擇長劍或是長鞭,輕巧之外也會顯得使用的人小巧優雅,像侍其沁嵐這種用棍子的實屬罕見,何況這個武器設計的確實很精巧。

    “多謝太子殿下提醒,臣女告退。”侍其沁嵐將腳邊的軟帶收起便匆匆忙忙走了,姐姐此刻應該很著急了,她可不想讓姐姐擔心。

    目送侍其沁嵐離開,霧珉宇曦收起笑容,冷冷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波三折的壽宴總算是以一場鬧劇的方式結束了,侍其傾云帶著侍其沁嵐坐在梁邱老夫人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這么多年了,亞先生居然一直藏身雅郡王府。”梁邱老太太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奶奶,亞叔是誰啊?”梁邱尚嵐替老太太捏肩,有些疑惑,方才她一直站在人群外,擠都擠不進去。

    “亞先生是圣祖皇的師傅,輔佐圣祖參政二十年,深得圣祖信任,甚至圣祖死后還專門賜了九州第一先生的封號,并且下令任何人不得傷害他,即便他犯了天大的罪也不可以動他分毫。”老夫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萬一他起了異心呢?”侍其沁嵐向來口無遮攔。

    侍其傾云拉了一下沁嵐的衣擺,開口道:“所以,那位先生的腿,是先皇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他曾經武功蓋世,有一天卻突然染病,武功全失。”老夫人嘆了口氣,當年亞叔也算是個呼風喚雨的角色,沒想到晚年凄涼,竟然需要依靠別人的勢力保住自己。

    侍其傾云一言不發,她聽了老夫人這一番話,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經,前世她根本沒有聽說過這么個人物。

    “姐姐?”侍其沁嵐看自家姐姐又開始神游太虛,忍不住出聲提醒。

    梁邱尚嵐聞聲朝侍其家姐妹兩看過來,就見侍其傾云心不在焉的,不免有些擔心:“傾云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傾云怎么了?,要不要回房休息休息?”梁邱夫人起身就將侍其傾云的手抓在自己手中,“你前陣中毒,可把我們嚇壞了,好在你娘親后來使人過來說是毒解了,這會是不是又有些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沒事。”侍其傾云笑了笑,梁邱府對自己向來不薄,當初也是連累梁邱府被發配邊疆。

    “還是叫花太醫來看看吧。”梁邱老夫人見侍其傾云面色難看,還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侍其傾云見大家都堅持,便也由著去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方才下人收拾的時候發現了一具尸體。”梁邱家的一個家仆慌慌張張跑了進來,看樣子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眾人皆驚。

    梁邱夫人正要跟著下人走,卻被侍其傾云攔下:“梁邱夫人,總歸不過是沁嵐還有傾城小姐被下毒一事,有人殺人滅口罷了,這件事是誰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“依傾云所見,這件事就這么算了?”梁邱夫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要查就是梁邱府上的家事,傾云無論如何都是外人,先帶沁嵐回府,也好讓夫人好好處理這件事。”侍其傾云行了一禮,便向梁邱老夫人告辭,“傾云今日來多謝老夫人款待,今日事出突然,改日傾云再登門拜訪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今天確實發生很多事,那傾云你就先帶沁嵐回去吧。”老夫人雖然身體硬朗,說到底也是年事已高,今天這么一鬧,客房還躺著一個中毒昏迷的小姐,她也已經是精疲力盡了。

    “那傾云便告辭了。”侍其傾云見梁邱尚嵐要跟出來,急忙給了個眼色,當下還是陪著老夫人重要,發生這事,何況又是壽辰,她老人家心里一定不好受。
回應 回目錄 上一章 下一章
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