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以武證道 第12章 王家的招攬

作者:旭佐 | 發布時間:2019-09-01 16:52 |字數:3864

    “云手·點穴!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張武閉上雙眼,靜聽空氣的流動聲,不退反進。

    雙手好似靈蛇一般犀利,張武身體下蹲,躲開魏樂的第一爪。

    “張靈武,你中計了!”

    魏樂大喜,她知道自己的弱點是下盤,所以故意買了一個破綻,吸引張武來攻打自己的雙腿。

    而魏樂雙手凝聚的龍爪招式,正好可以克制攻擊自己下盤的敵人。

    魏龍看到這一幕,很滿意地露出笑容,卻依舊認為自己的女兒還是敗了。

    “得罪!”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張武瞬間出手,指節點在魏樂的雙腿內側,距離重要部位也就只有兩三厘米而已。

    “這!你去死吧!”魏樂大驚,雙頰瞬間通紅,卻發覺自己的下半身失去了直覺。

    下攻的龍爪即將抓到張武的后背,但下盤不穩,魏樂向后倒地,失去了攻擊張武后背要害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再次得罪了!”

    張武依舊緊閉雙眼,手掌向上推出,打在魏樂的胸部下側。

    這里也是兩處重要穴道,只要被一定力量攻擊,也會短時間內失去對上半身的控制。雖然只有不到半個呼吸的時間,但在武者廝殺切磋的過程中,半個呼吸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了。

    例如——一刃封喉!

    勝負,別說是半個呼吸的時間,就算是十分之一呼吸的動作停滯,都會帶來斃命的危險。

    張武順勢伸手在魏樂的脖頸頸動脈部位抹了一把,表達的意思很明確。

    如果張武手中有刀刃,剛剛拿一下抹脖子,足以斃命。

    魏樂后仰倒地,張武嘆氣,伸手拉住她的手,送力助她站穩身子。

    半個呼吸的時間也很快,魏樂逐漸恢復雙腿的知覺,后退幾步不斷喘息。

    “若是切磋,我還是不服。但倘若是比拼廝殺,你已經贏了。你的招式很古怪,我無法施展出全部龍爪功實力,貌似被你克制得很穩。我答應你,龍爪門對王家動手的時候,我不參與,親自留在北湖大酒店保護你的妹妹。”魏樂面頰桃紅,承認了失敗后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魏龍輕挑眉毛,看出來了閨女的異樣,只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。“張小友,今天當真是麻煩你了,還親自過來一趟。小胡,開車送張小友回北湖大酒店,切莫怠慢!小友,老夫還有些事情處理,就不親自送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張武點點頭,對此并不在意,轉身便走出龍爪門武館。

    武館后面的古樸廳堂內,魏樂船上一身寬松的衣服,原本的作戰服也已經換下,卻依舊面頰桃紅。

    “樂兒,張靈武的本事如何?看你這滿面羞澀的樣子,莫非是喜歡上那個孩子了?”魏龍了解女兒的脾氣秉性,故意調笑。

    魏樂微微顫抖,假裝毫不在意,說道:“老爸,我都二十四歲了,那孩子才剛剛快十八歲而已,就是個小孩子,我會對一個孩子感興趣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這丫頭就是言不由衷。你不是對小孩子感興趣,而是對以實力打敗了你的同齡人感興趣。你這丫頭從小就好強,但同樣伴隨著一旦被征服就會傾心的特點。咱們習武的姑娘大多數都是這個脾氣,老爸說得對吧?”

    “老爸!過分了啊!我說了,張靈武固然厲害,但年紀太小,就是個孩子罷了。不過他若是能夠成為強者,我倒是愿意追隨在他身邊做仆人。我能看得出來,此子日后絕非池中之物。”魏樂低下頭,瞇著眼睛回憶張武和自己切磋的招式,心中愈發佩服。

    魏龍心頭一顫,他就這么一個閨女,豈能給別人去當仆人?不過那些真正的修道者和武者的確都會有人追隨,他日張武當真具備了那樣的實力,怕是數不勝數的人去跪求成為他的仆人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這丫頭,我還真管不了。你大哥失蹤好幾年了,若是你能夠成就后天境界大成,我就放你像你大哥那樣離開龍縣。去好好修煉吧,張靈武來路不明,但修煉速度是你我有目共睹的事情。不出三個月,此子甚至可以成就先天境界。”魏龍言盡于此,嘆了一口氣后,離開。

    魏樂低下頭,無奈嘆氣,她是第一次在武道上被同齡異性征服。當然,只是在龍縣這巴掌大的地方遇到比自己厲害的同齡人,可惜居然是一個年紀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走出龍縣嗎?龍縣的確太小了,小到了我們龍爪門都能即將掌控整個龍縣。華國異能者何其之多,不走出去看看,有豈能有所突破。后天境界嗎?的確有點困難,但應該能行的吧……”魏樂低下頭,心中突然想到一個奇怪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或許……我可以從張靈武那里詢問一些快速突破的秘訣!哈哈,我這是在想什么,人家自己的秘密,豈能告訴我。”魏樂淺笑,低下頭加緊雙腿,雙手抱胸。

    雙腿內側和胸口還隱隱約約能感受到被侵襲的火熱,魏樂不明白張武到底做了什么,讓自己的身體感到如此古怪奇妙。

    車內

    張靈武盯著自己的雙手,回憶剛剛和魏樂戰斗的最后一招。

    “玄武真氣凝聚在雙手,打在魏樂的大腿和胸口,居然被她的身體吸收了一絲絲真氣入體。這種體質……莫非是三陰圣體?倘若當真如此,此女當真不簡單,她若是走出龍縣,怕是會成為武者爭搶的修煉爐鼎。不過不近距離接觸,三陰圣體無法被察覺到。嘿,這關我什么事,想多了。”張武搖頭淺笑,不在去想魏樂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張武剛剛修煉結束,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對方來路不明,只是說讓自己去峰山度假村找他,而且態度比較古怪。

    趙莉和蘇瑩沒有權利打聽張武的個人行為,她們只負責保護包張玲,不過會把張武離開的事情匯報給魏樂。

    峰山度假村外,張武穿著一身普通的運動服,看上去和普通市民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峰山度假村在龍縣最邊緣地區,這里風景優美,周圍沒有嘈雜的工廠也沒有居民樓,是富貴人家度假休息的好地方。整個峰山度假村很大,僅一個高爾夫球就足以說明一切。

    “能包下這個地方一天的時間,看來也就只有王家人能有如此財力了。不過這也正常,以王家的能力,查到我的電話號碼,簡單至極。”張武淺笑,向峰山度假村內走進去。

    度假村內有一個最高的大廈,這里面有一切娛樂場所,而且這屬于私人會所,王家在這里投資了很多錢。

    “張公子,請!”

    兩個穿著半透明旗袍的女子從大廈一層走出來,主動來稱抱住張武的手臂。

    這般穿著暴露還如此熱情,張武豈能不知這是對方的試探?

    “滾吧,讓你們的主子見我,要不然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張武瞇起眼睛觀察四周,確保這里沒有先天境界的高手,這才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一個剛剛達到煉體境界的武者,王家甚至還認為自己只是筑基境界而已,怎么可能會派先天境界的高手來埋伏?先天境界的高手,舉手投足之間的力道就超越了一般槍支的穿透力,耽誤先天境界高手的時間,就算是王家也消耗不起。

    “王公子如此著急,莫非是我們姐妹招待不周嗎?”

    兩個旗袍女子再次主動湊到張武身邊,一個清新脫俗看似純潔,一個妖艷如火,的確是兩個少見的美女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們的主子不來,那我就走了。和王家人,我張靈武沒什么好談的。”張武冷哼,轉身便想離開。

    兩個旗袍美女耳中佩戴的藍牙耳機傳來命令,這兩人直接動手,從皮靴中取出匕首!

    張武無奈嘆氣,低聲道:“我不喜歡打女人,自重吧。”

    毫無顧忌地繼續背對著兩個旗袍美女離開,張武感受到后面這兩個旗袍美女大概是煉體境界中期水準,頓感不屑。

    只是煉體境界中期而已,這樣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傷到自己,張武開始運行玄武之氣準備反擊。

    “張靈武,受死吧!”

    兩個旗袍美女瞬間動手,一人攻擊后背脊椎,一人攻擊下盤,配合得極其巧妙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怒喝,張武釋放出先天境界一下肉眼不可見的紫色氣流,將兩個旗袍美女硬生生震退十幾米。

    商廈高層,鍛魂境界大成的王家中年眉頭緊蹙,拿著對講機問道:“你們兩個在干什么,張靈武用了什么招式,你們居然被震飛了?回答我,快點!媽的,你們幾個快點下去,別讓張靈武跑了!”

    王家中年眉頭緊蹙,但是無論自己怎么詢問,被張武震飛的兩個旗袍美女都沒有回應。而且她們一直躺在地上,貌似是被震暈了。

    張武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,早上接到電話的時候還以為是哪個朋友要找自己,現在原來是王家人要折騰,當真耽誤時間。

    “區區王家,都已經是秋后的螞蚱了,居然還敢這般恣意妄為。”心中不屑,張武走出峰山度假村后,幾個縱躍便消失在附近的樹林內。

    王家的高手跑出樓,趕緊到兩個旗袍美女身邊探查鼻息和心跳,索性這兩人沒有死。

    “都沒看清楚是怎么出手的,貌似是被反震之力震暈,但張靈武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沒有肉身接觸,就將兩個煉體境界的高手震暈,這實力像先天境界的能力。但張靈武絕對不是先天境界,他才多大,不可能的。不過他的實力的確詭異,能夠帶人滅了趙剛,足以見得他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龍爪門將張靈武的全部個人信息都改了,可以保證這個張靈武是假名。就連咱們查到的手機號都是龍爪門給張靈武備用的號碼,咱們現在每一步都被龍爪門踩得很準。”

    兩個王家煉體境界大成的高手議論,蹲下后將兩個旗袍美女背起來,帶回大廈內安排地方休息。

    北湖大酒店一層,張武剛剛回來,就看到魏樂在休息區等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張靈武,王家有事找你了?談得如何。”魏樂難得穿著打底短裙,上身是緊致而便于活動的白色短衫,這般清涼的打扮顯得她年輕好幾歲。唯獨沒有改變的是她依舊穿著皮靴,只是換成了亮白色。

    “談得不好,一上來就找兩個美女來挑釁我,可惜被我打暈了。你平日不都是穿著練功服嗎?怎么今天穿的這么漂亮。”張武坐在魏樂對面的沙發上,毫不掩飾地回答。

    魏樂知道自己去了峰山度假村很正常,龍爪門給自己的手機號被監聽,張武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女孩子怎么可能不喜歡穿得漂亮一些?平日需要戰斗,所以我沒機會穿而已。今晚沒我的事,怎么就不能這么穿了。我這么說,你能明白吧?”魏樂淺笑,絲毫淡妝都沒有的臉上洋溢著笑容,暗喜張靈武夸自己漂亮。

    張武只是客套,對此并不是很在意,“哦?你的意思是龍爪門今晚就要對王家動手?擇日不如撞日,出其不意倒是個好手段。也罷,讓你保護阿玲,我才能放心。計劃如何,告訴我吧。這里人多眼雜,跟我到房間去。當然,如果你認為蘇瑩和趙莉不值得信任,在這里說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魏樂微微皺眉,站起身,道:“去你的房間吧。小蘇和小莉值得信任,但此次事關重大,我不會讓她們聽到確切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直接向電梯走去,魏樂知道張武的房間在哪里,所以就不客氣了。張武淺笑,也跟了過去,思考今晚要怎么收拾王家。
回應 回目錄 上一章 下一章
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