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一章  目標

作者:以歿炎涼殿 | 發布時間:2019-10-30 08:09 |字數:3560

    聲東擊西(44)

    南宮雪尖聲道:“如此說來,夏柳二人果然是你們一伙的?”

    江冽塵道:“那也算不上一伙。他兩人一直都覺得,是在為自己多年的目標而戰,本座只須善加利用,加以引導,同樣可以令他們為維持自身利益,早一步替我拿下遼東。但其后要是不肯合作,結果同樣比你們好不過多少。”略一抬眼,道:“通智大師,自一年前少林寺一別,經久未見。當真是人生無處不相逢哪?”

    通智臉色陰沉,似是正極力壓抑著怒火。他縱是涵養極好,站在這本門大仇人面前,周身仍不禁涌動起一層殺氣。冷聲道:“話是不錯,可惜江施主所過之處,一律寸草不生,血染數百里方圓,老衲還真是不愿見您。我方丈師兄——也正是死在閣下手中。”說出這一句,僧袍竟也遮不住怒意,微微飄起。

    江冽塵只做未覺,道:“一年前正道中人在少林寺圍攻本座,卻不論以多欺少,有違規矩,本座自然饒不過他們。但我沒殺通禪大師,隨你相信與否,他也同樣是這世上,本座最敬佩之人。在他身上,我才能看到這早已腐朽敗壞的虛偽世間,唯一的丁點佛法亮色。他是為了度化我,不惜殺身成仁。只有這一點他料錯了,本座若是如此輕易悔過,也不致走到今天這一步。到得此時,難道你們還指望我退縮讓步?”

    若說江冽塵殺人如麻是不假,卻從不曾稍加掩飾,倘若真是他殺了通禪大師,大可不必虛言狡辯。通智嘆道:“死者已矣,我師兄名諱,多提卻是無益。老衲敢問江圣君,此番前來,是否要在華山新添一筆血債,重鑄當年少林之威?”

    江冽塵一口認下,道:“不錯,但那是本座同李盟主,乃至于敝教先教主同孟掌門兩代間的私怨。大家單獨解決便可,不勞通智大師遠道而來,只為多管這樁閑事。”

    通智道:“江圣君心智頑固若斯,倒也是老衲平生僅見。只怕單以佛法,難以化解,那老衲不妨來同你說說道理。你膽敢肆意殺人,胡作非為,天下間可說沒有你不敢做之事,何所倚仗?只因你自恃為武功第一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江冽塵冷笑道:“不錯,若是已故的通禪大師,本座或許不及。但論及旁人,我敢說自身實力已達曠古絕今。什么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鬼話,就不必對我閑扯了。”

    通智道:“江圣君不必急躁,你要在華山行兇,就算不為武林正道同氣連枝,我等也不能坐視這等兇殘暴孽,少不得要來管上一管。”江冽塵冷笑道:“那又如何?便是你們人多勢眾,本座也能逐一料理,難道還怕了你們不成?你卻有什么資格,敢來管我?要不是看在少林暫時還是武林間泰山北斗,本座也不會這樣客客氣氣的同你說話。”

    通智充耳不聞,道:“因此依著江圣君的偏好,勝者為王,誰的武功最高,誰就是大王。我方就派出三人,同你一方較量較量,論三局兩勝,如何?你要是贏了,那么這樁閑事,我們管不起,立即下山走人。但你要是輸了,我們不敢要求得你過多,只要退下華山,不得再難為華山派師徒,此計如何?可能稱施主心意否?”

    江冽塵默不作聲的在通智背后掃過一眼,見眾人手執兵刃,雖都是一腔躍躍欲試,嚴陣以待模樣。但以他眼力,卻能明白看出,這群人都是些武功下九流之輩,根本登不上臺面。真不知通智率他們前來,究竟是硬充場面以懾敵,還是鼓舞自身士氣?冷笑一聲,道: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華!對付這群螻蟻之徒,還無須本座親自動手。非我夸口,你們不論派誰上場,都不是我徒弟的對手。霜燼,過來見過各位‘自命不凡的大俠’。”

    玄霜咬了咬嘴唇,依言上前,團團一揖,不冷不熱的道:“弟子凌霜燼,有禮了。”

    他這個招呼做完,便聽正派人眾竊竊私語:“凌霜燼?便是近來江湖上的后起之秀,血魔少爺?”“絕對錯不了!那就是七煞圣君的徒弟,這小魔頭才不過五、六歲大小,早已滅過數座成名山莊,造孽不下于他。”“這孩子怎么看也有十來歲,怎地才滿六歲?”

    玄霜承受著眾人指指點點的議論,一言不發。反正自他從小到大,似這般看怪物一樣的眼神,就沒有少挨過,此時早已習以為常。通智口宣佛號:“阿彌陀佛。”道:“小小年紀,竟就跟錯了主子,累得一生受苦,可憐!”

    江冽塵冷哼道:“現在不是給你亂發慈悲,同情他的時候。怎么,你那邊的人選定下沒有?還是聽到血魔少爺名頭,不敢上前挑戰?”

    通智道:“不,老衲方才同施主探討的,是自身武功高下,而不是所仰仗的后臺有多硬。你派自己徒弟應戰,一來輩分不符,與禮不合,對在場各派英雄,是為不敬。二來天資各有差異,從某些方面來講,做徒弟的成就超過自己師父,也不稀奇,好比施主與貴教前任教主,實例在先。因此就算凌少爺能三戰全勝,那也是他自身的風頭,卻與施主無關。”

    江冽塵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較真之言,冷哼一聲,道:“本座早已說過,哪一位在場之人能打過我徒弟,再來同本座交手便是。”通智道:“不,假設先前推論成立,你確是比凌少爺有所不及,那么哪位英雄能敵得過他,已然耗盡體力,又哪有什么力氣再同你交戰?然則下一場,從起始就太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江冽塵哭笑不得,道:“那么你是想怎樣?有話且請直說。”通智道:“爽快,倘若真讓凌少爺上場動手,那個互不侵犯的條款,就得請他來同我們立。”玄霜挑了挑眉,輕輕握拳,在肩上捶打,一副疲憊不堪模樣,道:“哦,不必重復了。剛才你所說的,我都答應就是,可以開始了沒有?”

    通智點一點頭,退到一旁。人群中一陣推推搡搡后,走出個手持鋼刀的漢子,道:“貧道是洞辰派門下御崖子,特來領教血魔少爺高招。”玄霜仍是懶洋洋神色,道:“唔,好說,好說。御崖道長,聽說你的十丈仞冰掌頗有幾分造詣,在下倒要領教。只不過么,大家各憑本事,一決高下,我可是不會讓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御崖子神色微微一變。他的得意絕招“十丈仞冰掌”,先不論最終結果如何,單此一式,卻定然是打遍天下無敵手,凡是硬接之人,都必將吃一回暗虧。而戰時最常掛在口邊的便是“承讓,承讓”,據說是為刻意顯出謙恭。

    陡然聽玄霜將他尋常招式、動手慣例輕易講出,倒似早已得知他這個對手,專程調查過一番似的。他臉皮卻也夠厚,微笑道:“有禮有禮,莫非小道賤名早已傳遍大江南北,連大名鼎鼎的血魔少爺也有所耳聞,實乃小道之幸。”

    玄霜冷冷一笑,道:“無須多慮。我平常看倦了高手,始覺無趣,便會將各地庸才名冊也來翻閱一回。應戰時誰都可能碰上,單憑實對實的比拼武藝,未免多花氣力。因此這叫做有備無患。”抬手轉過半個圈子,道:“出招吧。”

    那御崖子鋼刀一擺,暗想這小子牛皮吹得再大,也終究不過是一介后生晚輩,哪比得上自己身經百戰,閱歷之深、經驗之富?擺個起手式,提刀當頭斬下。玄霜看他鋼刀砍到眼前,地面上飄過一層陰影,身形一轉,已從全盤籠罩下輕松脫出,手臂一揮,出掌向他胸前空門劈去。

    御崖子回轉鋼刀,切向他手腕,玄霜手指輕輕一捋,使個四兩撥千斤的巧勁,將鋼刀攻勢卸除。腳底一轉,在他身側快步奔行,時不時從各處方位出招。剛等掌風襲到,半途變招,再向下一處進攻。

    御崖子倒給他鬧得摸不著頭腦,慣常修煉嫻熟的“聽風辨形”之技不但全無用處,反而成了極易混淆的負累。終于承受不住這般鋪天蓋地的攻勢,“嚓”的聲割裂一寸袍袖,塞住兩耳。暗想:“這一回你小子再要弄什么鬼,可就騙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熟料玄霜并不急于出手,反而腳尖點地,悠閑搖晃,笑嘻嘻的盯著他瞧。嘴唇動了動,似是說了一句什么,登時血煞教一路哄堂大笑,正教人眾則面有憂容,指指點點。御崖子終于抵受不住這等無聲壓迫,一把將左耳中布球取出,問道: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玄霜淡淡一笑,道:“我說,你這么著作戰不便,我也不能占了你的便宜,不如——何不索性連眼睛也一塊蒙了?”

    御崖子還正遲疑,這小子怎會忽然大發善心,就覺一陣風聲在耳旁閃過,背心挨了一指,只感一陣寒意沁入,半邊身子都已發軟發麻。脫口道:“你……你這是……”玄霜道:“唔,這是我‘取之于人,用之于人’的‘十丈仞冰指’,就不知使得到不到家,還要請道長多多指教啊。”

    身邊眾人議論聲更響,都道:“他怎么會使十丈仞冰掌?聽說那不是御崖道長自創的獨門絕學么?”“難道血煞教的七煞訣,當真能夠包羅萬象,所有世間武學盡在記載?”“不會,七煞訣是傳說中的上古至寶,年代距今已頗為久遠,江湖上卻有不少功夫是后世宗師所創。那寶物再如何神奇,終究是一件死物,總不能未卜先知。”

    御崖子自創下“十丈仞冰掌”以來,自以為足能稱霸于世,心下極為自得。而他生性吝嗇,對待武功更是如此,就連嫡傳弟子,也不愿將口訣輕易傳授。表面說等提升弟子功力,尋覓骨骼精奇、緣法相當之人傳授,實則只為能多藏私些時日,也好讓他在旁人中有份獨一無二的尊榮。

    萬一這獨門技藝是給玄霜暗中學去了,有他一個,不愁沒有兩個、三個。到時人人習得,再來同自己為難,先不說顏面掃地,單論如何抵擋,也是一件值得煩惱之事。

    正自猶疑,忽覺這內勁有異,同自己慣常修煉時的功力截然不同。兩者雖都是以凍結敵人心肺,使其全身麻木,使不出內力外,本源亦是有所相異。腦中忽而靈光一閃,叫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通智長嘆一聲,道:“這是江湖上失傳多年的黑道絕學‘修羅陰煞功’。凌少爺,是不是?”
回應 回目錄 上一章 下一章
黑龙江11选5正好彩票网